做愛故事

關於部落格
做愛故事
  • 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溫州海歸講述艱辛奮鬥史 曾被俄羅斯邊防軍毆打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參考消息網10月17日報道 外媒稱,走近麗嶴鎮,它看起來和中國東部沿海地區的其他鄉村小鎮沒什麼兩樣。搖搖欲墜的房屋坐落在陡峭的山坡上,鎮里的主要街道上佇立著一座雅緻的中國寺廟,屋頂上有龍和鳳的雕塑,以及弧線形的山牆。   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10月17日報道,但在本該是當地茶館的地方,卻出現了一座對當代中國農村來說完全陌生的咖啡館。這家咖啡館的中文名稱是“夢·巴黎咖啡休閑會所”(英文名:Dream of Paris Café club)。   沿著街道往下走是普拉托咖啡館,然後是威尼斯茶餐廳。鎮上還有其他十幾家生意火爆的歐式咖啡館、餐廳和紅酒坊。這個擁有兩萬人口的小鎮有著向意大利工廠、向巴黎或馬德里貧民窟和唐人街輸送勞動力和半熟練工人的悠久傳統。   麗嶴是溫州地區有名的“歐洲村”。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人居住在意大利、西班牙或葡萄牙——他們的冒險精神令下一代的命運改觀。在中國大多數有喝茶習慣的地區,咖啡就像奶酪和法式長棍麵包一樣是外來品。但在這個小鎮里,當地人聲稱他們能提供國內最好的咖啡,以及各種從歐洲直接進口的美味佳餚。   現年41歲的林愛珠(音譯)是一位穿著時髦的漂亮女士,也是普拉托咖啡館的老闆。她用流利的意大利語自我介紹說她叫“琳達”。她稱自己的經歷和鎮里許多人類似。她移居國外的決定源於年輕時的衝動,也是她和丈夫為了嚮往更美好的生活而作出的一個約定。   林愛珠回到家鄉展示了中歐關係的一個新層面——歐洲人往往不會註意到這個發展,他們大多只看到中國移民涌入歐洲的一面。英國《金融時報》系列報道關註中國在那些遭受危機最沉重打擊的歐元區國家的擴張——這是中國發現新市場和增強經濟實力的努力的一部分——以及中國企業和移民尋求新機遇的雄心。   上世紀90年代初,林愛珠高中畢業後,未滿20歲的她和丈夫從親戚那裡借了30多萬元人民幣(這在當時是很大的一筆錢)付給“蛇頭”,以偷渡去歐洲。   她說,她的丈夫先出發,但被俄羅斯邊防軍抓獲。邊防軍把他揍了一頓後送了回來。後來他花了一年多嘗試偷渡,最後經過長途跋涉,穿過東歐山脈抵達法國。   林愛珠的偷渡之旅沒那麼多變故,但同樣展現出堅定意志。她用假護照坐上火車,穿過俄羅斯和羅馬尼亞,最後到了法國。   由於沒有技能、除了方言以外不懂其他語言,更沒有移民身份,她只能在巴黎的一家“血汗工廠”幹活。她說,當時自己幾乎吃不飽飯,經常30個小時連續工作。   她表示,她的5個兄弟姐妹也都通過這種方法移居歐洲。   林愛珠在談到自己早年的經歷時說:“生活非常苦。不過後來我們聽說意大利在大赦非法移民,於是我們最終在那裡拿到了居留證,並開始自己做生意,在普拉托製作頭巾、項鏈和手錶。之後生活就好多了。”   普拉托是意大利托斯卡納地區(Tuscany)的一個時尚產品製造中心,那裡已經成為吸引溫州移民的聚集地。如今,普拉托依然擠滿了仍在苦苦尋覓首份工作的中國移民,以及受過良好教育、正在意大利讀大學的中國人。   溫州市政府沒有準確的移民統計數據,但溫州市僑辦副主任許捷估計,約有50萬溫州人生活在海外,其中大部分人在歐洲。她說,這些溫州移民促進了當地經濟的發展。   許捷說:“溫州吸引的海外投資實際上有80%左右來自海外華人。尤其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我們看到很多海外華人返回溫州。現在在國內似乎比在國外更容易賺錢。”   向蛇頭支付高額費用以偷渡出國的日子在很大程度上也已成往事,因為無論是中國還是外國都已經放鬆了旅行限制。當年林愛珠及其家人離開中國的時候,普通中國人幾乎不可能獲得護照。   現在,幾乎每一個中國人都能獲得護照。中國人是全球花錢最多的游客,歐洲各國政府竭力簡化簽證流程。想念家鄉的中國人可以相對輕鬆地來往於兩個熟悉的世界。   林愛珠在普拉托工作了20年。她今年回到麗嶴開了自己的咖啡館,並幫助孩子們準備考大學。   她們這一代沒有技術的工人認為,現在國內的經濟機會比歐洲更好。歐洲仍未走出2008年金融危機以及隨後歐洲債務危機的陰影。   她和丈夫在剛到歐洲的時候很窮,但到去年回國的時候,他們已經攢下了足夠的錢,可以在普拉托大教堂附近買下一套公寓,併在麗嶴開一家咖啡館。   林愛珠表示,她和許多同輩人之所以回國,是因為這裡讓他們有歸屬感——儘管她的家人現在每個周末都要吃比薩餅和意大利面。   她說:“當然,與國內不一樣的是,歐洲的食品更安全,空氣也好。但意大利人真的很歧視我們,而現在回國賺錢比在那邊更容易。”   【延伸閱讀】加拿大華裔女作家創作紀實文學展現海歸夢中國情   中新網北京10月8日電 (郝爽)近日,加拿大華裔女作家於天竹的新書《海歸夢 中國夢》與讀者見面。《海歸夢 中國夢》是在“海歸夢·中國夢”系列報道的基礎上修訂而成的20萬字的長篇紀實文學,書中生動介紹了十二位海歸人才在餘杭未來科技城創業的傳奇故事。   2011年於天竹參加杭州市海外媒體考察,被餘杭未來科技城中海歸們的事跡所震撼和感動。於是,旅居海外且一直從事華文媒體工作的於天竹開始此書的採訪和寫作。   “審視當今國際社會,中國正在努力提高國家軟實力和國際知名度。中華民族復興之路已經開啟,我希望能夠參與其中。”於天竹對記者表示,萬千海歸的夢想是和國家、民族的興衰榮辱緊密聯繫在一起的。   每到春節、中秋節等中華民族傳統節日,海外華人就展現出強烈的文化認同。於天竹認為,中華文化把全世界的華人凝聚在一起。在海外的華人,民族情感變得非常濃厚。   她說,“懷有如此的民族情懷,海歸們回國創業,挖掘在中國的機會,同時也是對中國的反哺行為。”   於天竹表示,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追尋“中國夢”的潮流中,海歸精英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群體。《海歸夢 中國夢》書中介紹的海歸精英代表著這個群體,滿懷愛國激情,願意同祖國同呼吸共命運。   《海歸夢 中國夢》一書的出版受到了關註。國務院僑辦經濟科技司副司長於建明說:“浙江民營企業發達,浙江省、杭州市、餘杭區三級政府聯手,積極推動海外智力與民間資本結合,成功闖出了一條具有浙江地域特色和鮮明時代特征的‘人才+資本+民企’的海外引才模式,這在海外高層次人才創新創業基地中可以說是獨樹一幟。”   據介紹,在北京、天津、武漢、杭州有四大未來科技城,作為中央企業集中建設的人才基地,四大未來科技城相繼出台眾多優惠政策,“出海”招攬高層次創業創新人才。於建明表示,現在中國對海外人才的需求越來越大,對海外人才的吸引力度也越來越大,有越來越多的海外專業人士攜帶高新技術和先進管理經驗到中國創新創業。   歐美同學會副會長、中國與全球化智庫主任王輝耀看了《海歸夢 中國夢》一書後說:“招商引智也是一門學問,會發現人才,會引來人才,還要會用好人才,這本書有很多實例可以借鑒。”   《海歸夢 中國夢》的序言是餘杭區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王姝所寫。王姝表示,“中國夢”一直在進行,只是不同的時期演繹著不同的版本,海外精英們懷揣著世界頂尖的科學技術和愛國之情,是實現偉大的民族復興的主要力量,本書就是要告訴更多的海外精英們,回國創業,永遠都不晚。   餘杭區統戰部副部長、僑辦主任汪雪平說,過去因為種種,海外人才對中國的引智政策缺乏瞭解,這本書通過記者的採訪,海歸自己的口述來證明祖國對海外赤子的誠意,故事非常真實。   據瞭解,於天竹2000年移民加拿大,曾在加拿大多家媒體從事新聞工作,她熱衷電腦繪畫和樂器演奏,還是中國國際茶文化研究會會員和山東省漫畫家協會會員,於天竹用自己的方式傳播中國文化,併在《海歸夢 中國夢》一書中配了不少插圖。(完)   (2014-10-08 14:00:17)   【延伸閱讀】南華早報:洋學歷已非“海歸”就業法寶   參考消息網2月4日報道 港媒稱,預計今年回到內地的留學生人數將創下30萬人的紀錄,等待他們的將是近年來最慘淡的就業市場,因為與昂貴的外國學位相比,內地企業更看重工作經歷。   據《南華早報》網站2月3日報道,海歸求職者在就業市場上不僅要與其他海歸競爭,還將面臨估計多達730萬內地畢業生的更殘酷競爭。   現年24歲的傑奎琳·古(音)剛剛從英國達勒姆大學取得法律碩士學位。她說:“找工作比考大學還難。”在過去4個月里,她投遞了50多份簡歷,經過了一輪又一輪的面試,最後簽了上海的一家律師事務所,但月薪只相當於3000元人民幣,僅達到她預期水平的三分之一。   中國與全球化研究中心發現,在去年上半年接受問卷調查的830名留學生中,86%的人都於畢業6個月內在內地找到了第一份工作。但59%的受訪者表示自己的職業人脈不如內地畢業生。四分之三的受訪者表示薪水低於預期。   傑奎琳·古說,留學經歷讓她處於競爭劣勢,因為她無法把學業的最後一年主要用來實習。她說:“當內地畢業生忙於在律師事務所建立人脈時,我還得寫論文和準備幾門期末考試。”如果再來一次,古說她會就讀中國大學的法學院,然後在國外留學一個學期。   她說,留學的一大優勢——一口流利的英語——並不特別被內地律師事務所看重。找工作的時候,人事部門凈提一些有關她會如何處理實際案件的問題,而“只有那些在律師事務所工作過的人才知道怎樣作答”。   古說,她得出的另一個教訓是,用人單位對外國頂尖高校的認可度不如對國內頂尖大學的認可度。大部分面試她的人都沒有聽說過她的母校,這所英國頂尖大學。“中國雇主只認可那些名氣最大的大學,也就是常春藤盟校、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和倫敦經濟政治學院,因為他們完全沒聽說過其他學校。”   但是,常春藤盟校畢業生楊賀波(音)的求職遭遇也強不到哪兒去。2012年從哥倫比亞大學取得精算學碩士學位後,他因為找不到工作而申請攻讀第二個碩士學位。他說,即便是常春藤盟校的畢業生,與內地名校畢業生相比也沒有什麼明顯優勢。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說,由於留學人數激增,留學經歷已經不能再給一個人的簡歷“鍍金”了。   據新華社報道,去年有超過45萬名中國學生在海外求學,比前年高出12%。   就業市場卻沒有以同樣的速度增長。   教育部副部長杜玉波說,(根據對近500家用人單位的統計)2013年的計劃招聘崗位數比2012年下降了15%。   香港泰田、麥基爾國際顧問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蔡惠琴說,雇主更青睞有豐富工作經歷的畢業生,而許多有留學經歷的內地學生幾乎毫無工作經驗並“脫離社會”。   有鑒於此,畢業於劍橋大學的塞西莉亞·易(音)決定從實習生做起。去年畢業後,她飛回北京,供職於一家咨詢公司,日薪100元人民幣。她投遞了約50份簡歷,還參加了公務員考試。她說:“在我投遞簡歷的企業中(它們大多是私企),五分之二的企業都通知我參加筆試。考慮到競爭越來越激烈,這讓人感到相當振奮。”   (2014-02-04 13:43:21)   【延伸閱讀】2014將成中國“更難就業年” 海歸人數超30萬   參考消息網1月7日報道 2014年就業季,預計將超30萬海歸同國內727萬應屆畢業生一起面對就業競爭。2013年,三分之一海歸的第一份工作年薪不足4萬元,超一半海歸年薪不足6萬元。業內人士建議,海歸們要放下身段,從基層崗位做起。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1月6日援引央視的報道稱,2014年全國高校畢業生規模達到727萬人,比2013年多出28萬人,再次創下歷史新高。而海歸人數預計將超過30萬,屆時將出現應屆生與海歸之間非常激烈的就業競爭局面。   據早前內地教育機構的調查,2013年,海歸回國後第一份工作年薪普遍不高,其中,36.5%起薪不足4萬元,67.2%起薪不足6萬元。   報道指出,海歸工作起薪低的背後是多種因素作用的結果。2013年被稱為“史上最大回國潮”和“最難就業季”,國內激烈的就業市場競爭是造成海歸起薪不高的重要原因。從海歸自身來說,工作經驗也是影響薪酬的重要方面。有調查顯示,完全無經驗的海歸的年起薪在7萬元左右,而有1到2年海外工作經驗之後,起薪可達到14.9萬元。此外,留學盲目、熱門專業扎堆兒以及回國找工作時自我定位高等,也是海歸低起薪的因素。   《中國海歸發展報告(2013)》國際人才藍皮書顯示,海歸收回留學成本時間較長。48.8%的就業型海歸需要花5年時間或者更長的時間收回留學成本,11.1%的海歸認為需要花費4年時間收回留學成本,只有11.1%的海歸認為1年即可收回成本。   對此,專家認為,當海歸前,須先算投入產出比。不管海歸願不願意,他們的平凡時代已經來臨。海歸們要放下身段,適應環境。如今越來越多的海歸已放下光環,選擇基層崗位做起,這恰恰是一種理性選擇的體現。因為基層工作並不意味著海歸喪失了自己的優勢,也不意味著他們將止步於基層。從基層工作開始,踏踏實實地為自己的職業道路打好基礎,遠比好高騖遠要實在得多。基層起步的海歸如何走穩職場第一步,關鍵要看心態。   【相關新聞】   德媒:“海歸”在中國不再吃香   外媒稱,現在的中國社會“海歸”已不再稀奇,再也不像十幾年前那麼吃香。最近甚至還出現把“研究生”文憑改回“本科”等奇怪現象。   據德國之聲電臺網站1月13日報道,在中國尤其是北京、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年輕人找工作除了憑真本事外,更多的是靠家庭背景和社會關係。隨著英語國家的“海歸”增多,一張留學文憑在中國社會已經不是高收入工作的保障,有時甚至不如一張接地氣的國內本科文憑。“背景”、“文憑”,這兩個幾乎已成為反義詞的中文詞語讓不少“海歸”欷歔不已。據統計,找工作比較困難的海歸占總留學人數的35%,而70%的留學生回國就業身價貶值。   報道指出,這批受過高等教育的海外精英歸國之後做的工作甚至和中專、技校畢業的學生做的一樣。陳小藝(化名)1987年生於河南,經歷了一段留學生活,於2012年8月完成英國媒體專業研究生課程後回到國內。目前,他沒有找到工作,在經營影像工作室朋友的幫助下,小陳接一些攝像和剪輯的零活兒。   “眼高手低”,這是小陳剛回國後很多朋友對他的看法。而經歷了幾個月的思想洗禮後,小陳果斷扛起攝像機,如同22歲本科剛畢業那樣,再次投入了“電視民工”的行列。   “我現在只是想在北京生存。能生存就行。”小陳的聲音在夜空里就像匕首一樣鋒利與冰冷。其實在德國也一樣,畢業生投50份簡歷找工作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小陳現在甚至抵觸投簡歷。這也是海歸的一個特點,認為工作應該找上門來。朋友對他的評價從“眼高手低”變成了“好高騖遠”。   小陳這個月憑藉攝像、剪輯的零活得到1萬多元人民幣的收入。在北京,月收入1萬還是可以保障基本生活的。可小陳認為這並不是長久之計:“不能把這當長期工作。必須找到一個正規的單位,由這個單位給我繳納保險。沒有保險,我感到不安全。”   魏曉星(化名)在法國已經生活了3年半,目前在法國斯特拉斯堡攻讀藝術碩士學位。也許是還沒有回國找工作的原因,他和小陳的心態完全不同。   “不要和別人對比,”魏曉星說,“每個人所經歷的世界不同,適合別人的不一定適合自己。想好自己做什麼最重要。”[詳細]   (2014-01-07 11:33:00)   【延伸閱讀】中外企業爭用“海歸”:有中企花100萬美元挖人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跨國公司地區總部和外資金融機構雲集的上海浦東陸家嘴地區夜景。新華社記者 陳飛 攝   參考消息網9月5日報道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9月3日刊文稱,面臨來自中資企業對人才的激烈競爭,一些西方跨國公司變得深諳留住中國業務主管之道。   招聘人員稱,在抵禦其他公司挖牆腳方面最成功的全球公司向自己的中國業務主管提供更多在國內外輪崗的機會、有競爭力的薪資和誘人的醫療、教育或家庭補助。   咨詢公司美國怡安翰威特公司的全球合伙人龐錦峰表示:“這些公司認識到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還有認可。”   對所謂“海歸”的爭奪尤為激烈。“海歸”是指在國外待過一段時間後回國、擁有西方經驗的中國人。“海歸”因為對中國和西方處事方式都很熟悉而受到中外公司青睞。   7月份,通用電氣公司任命已在該公司工作了近20年的段小纓擔任中華區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並聲稱“她的任命體現了我們提拔有才能的本土領導人的一貫承諾”。段小纓出生於上海但曾在美國讀書,以前負責公司在中國迅速增長的醫療業務。   段小纓說,通用電氣公司向員工提供培訓並通過社交媒體與他們互動,從而使公司中國區的員工——他們當中很多人是本土雇員——的跳槽率保持在較低的水平。   據一位熟悉該公司情況的人士稱,多年來有些中國高管從通用電氣跳槽到本土企業,但人數很少。該人士稱,通用電氣管理層“非常清楚(對“海歸”的競爭日益激烈)並順應了市場形勢的變化”,因此他們經常審議薪資福利併進行必要的調整。   據知情人士稱,美國康明斯發動機公司將一名“海歸”史原再次派往國外,在公司位於印第安納州的總部擔任一個掌握大權的全球性職位。康明斯發言人表示,該公司的留住人才政策由“公司在全球保持成功的策略”所主導。   總部位於上海的中國市場研究集團的總經理肖恩·賴因說,對於那些在1989年至2001年間參加工作的年紀較大的“海歸”來說,西方企業總體上仍看起來聲名顯赫,這可能讓他們更難以跳槽。   在海外生活多年的“海歸”還擔心他們會不適應中國企業的文化。   服務於西方和亞洲企業的顧問公司CEB的亞洲研究部負責人布拉德·亞當斯表示,進入中國公司後工作量不確定且有可能受到文化衝擊,就好比“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亞當斯說,最近一家中國公司向一個擔任中層營運經理的“海歸”提供100萬美元的簽約金,想把這個人從一家在華西方零售商手裡挖走。   他說,這個“海歸”非常瞭解這家西方零售商的供應鏈及其製造需求,所以對他的雇主來說極為寶貴。亞當斯透露,儘管這家公開上市的西方零售商無法與中國競爭對手的簽約金匹敵,但還是通過給予巨額留任獎金和承諾提供讓人滿意的職業機會留住了這個“海歸”。   (2014-09-05 06:46:25)  (原標題:溫州海歸講述艱辛奮鬥史 曾被俄羅斯邊防軍毆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